第二百章 天下第一

作者: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随时阅读,。

    疏离山上,天火汇聚,熊熊火光不断升腾,形成一幕焚天之势,恐怖景象,骇人异常。

    火光之中,九婴巨大蛇身剧烈翻滚,砸道一片又一片的古木,轰轰的碰撞声震耳欲聋,让整个疏离山都跟着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九婴体内,宁辰以墨剑固定住自己的身子,随着蛇身不断翻滚。

    天火焚天灭地,九婴口中凄厉的婴啼声,一阵阵传出,然而,不论怎么挣扎,都逃不过天火的焚烧。

    九婴意识到方才将人类吞入的行为是错误的,巨嘴张开,尝试将腹中的人类吐出去。

    黑色的毒水喷涌,洒落大地上,周围山石草木立刻变黑,被腐蚀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九婴腹中,宁辰不退反进,全力深入蛇腹深处。

    一人,一怪物,较力,一者往里面钻,一者往外边吐,陷入僵持。

    天火还在燃烧,九婴的生命力顽强的吓人,烧了大半天,还在剧烈挣扎。

    天下间,许多人都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,天际的火焰一直燃烧着,始终不曾熄灭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若是有先天在渡劫,这么久的时间,谁都不可能撑得过去。

    九婴拖着燃烧的身躯,不断折腾,宁辰死活不出来,越钻越靠往里面,一直深入。

    半日过去后,九婴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,婴啼声也越来越弱,似乎已没了气力。

    疏离山上,一道巨大的蛇身横跨大半座山,一动不动,唯有火焰在蛇身之上不断燃烧,始终没有熄灭的趋势。

    宁辰都不知道自己钻到了哪里,感到九婴不再挣扎后,方才有精力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四周的景象,和他之前所在的蛇身腹中似乎不太一样,血肉渐渐消失,变成了如同岩石一般的东西。

    宁辰想起了他进入饕餮腹中时,遇到的就是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宁辰又找到了一条九婴的身躯,和他被吞进来时的样子很像,不同的是,这条蛇身是石头的。

    渐渐地,第三条蛇身,第四条,第五条……宁辰找到了全部的九条蛇身,和第二条一样,同样的石头的,并非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怪物,似乎再以另一种存在方式活着,将血肉化成了石头,长年沉睡。

    唯一的一条血肉之躯,不知为何没有沉睡,依然保持着清醒,在疏离山中盘踞守候。

    宁辰心神微微有些震惊,世间的两处原始之地,皆有传说中的凶兽存在,若说是巧合,实在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它们是自愿在在这里沉睡,还是被人封印了起来?

    这样的东西若是真正苏醒,为祸世间,恐怕连三灾境的先天强者都难以将其制服。

    更让他担忧的是,世间的原始之地,还有两处,是否同样有着这种级别的怪物存世。

    饕餮,九婴,在神话传说中都是恶名昭著的凶兽,在上古时代掀起了不少祸乱,最终被神明降服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他能接受有武者,有先天,甚至有怪物,不过,神明一谈,他宁愿相信只是传说。

    若世上有神,那真的最糟糕的事情。

    九婴的本体,似乎是一个无比庞大的空间,本体之上,九条蛇身分别蔓延开来,不见首尾。

    外边的天,已经黑了,日落之后,天火也随之消散,传说之中,九婴的每个头都代表一条生命,宁辰不知道把他吞下进来的一个头是否还活着,他不想冒险,决定再等一天。

    九婴体内,不时还有一些人间的器物,这些器物历经了无尽的岁月,几乎都将灰化,不能再使用。

    当然,也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已毁坏,宁辰也发现了一些相对完好的器物,一柄战戈,一尊铜鼎,一支铁剑,全都是锈迹斑斑,似乎随时都会折断。

    三样东西相距不远,战戈已经有损,残破不堪,诉说着战戈的主人生前经历了怎样一场激烈的大战。

    不过,宁辰还是从战戈的上面,感受道一股难以言语的寒意,和他之前遇到净业太初时的感觉有些像,又不是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战戈十分不凡,即便被岁月侵蚀掉了绝大部分锋芒,却还有着一丝残余的力量留下。

    至于铜鼎和铁剑,宁辰同样收了起来,不管有没有用,先拿走再说。

    第二天朝阳升起之时,天火再度降临,九婴血肉之身的身躯渐渐有了不支,从内部燃烧起来,一天之后,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天下之人,再一次看到天际的火光后,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千百年来,还是第一次听说,天火劫可以一烧就是两天的。

    熊熊烈焰在九天之上映照,九婴的石化之身早已与疏离山合二为一,面对天火并未有什么反应,唯有一道血肉之身不断燃烧,天黑之后方才缓缓熄灭。

    夜色过半时,宁辰费力地钻了出来,召出鬼轿,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九婴巨大的蛇身已经将疏离山的主峰毁的不成样子,百里疮痍,凄凉之极。

    经过水妖的大河时,宁辰收回古境,旋即离去。

    弱水很明显也不再疏离山中,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极东之地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远的吓死人,即便他有鬼轿,也不一定来得及赶回来。

    今晚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回归地府之后,宁辰方才沉沉地松了一口气,若是可能,他实在不想面对这些超出常识的东西,这一次能活下来,并不代表下一次也可以。

    地府深处,鬼女依旧还在闭关,看样子,不到先天之境是不会出来了。

    宁辰很希望见到鬼女能早日出关,冥子带走了王家老祖,时间越久,也就越危险,在这个世间,唯有鬼女能找到冥子的下落,同修之间,总是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特殊感应。

    他与冥子接触不多,却还是能感觉到地府异数的可怕,这份可怕并非指冥子的实力,而是后者那种反复无常的性格,毫无规矩和道德之念,一切行为随心所欲,疯狂而又无可琢磨。

    若是放任这样的人突破先天,着实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能杀先天者,唯有先天,不过,一旦冥子踏入先天,就绝对不是一般先天之境能够对付的。

    北方战场,少陵古镇已被北蒙大军打了下来,没有任何的意外,两万铁骑回归,重新与大军驻扎在一起。

    近万的重骑和八万铁骑首尾呼应,旌旗连成一片,黑压压的,沉重的让人难以喘息。

    静武公和血衣侯也终于得以汇兵于少陵古镇外,十三万禁军列阵抵挡,争取要将北蒙大军挡在这里。

    夜落之后,宁辰没有赶往极东之地,而是到了军营,他的事情等等再说,在这之前,首先要把这一仗打完。

    帅帐中,静武公见到宁辰后,点头致意,宁辰回了一礼,便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很敬佩静武公,但并不代表,他与静武公之间的关系,就能更进一步的改善。

    三皇子是静武公唯一的弟子,而三皇子是他逼死的,这份恩怨,无关对错,也没有化解的可能。

    静武公显然有着同样的态度,一夜之间,只谈战事,其他的废话,半句不说。

    血衣侯将指挥全局的权利交给了静武公,自己回到战将的位置,也是他最擅长的事情。

    血衣的封号,是在战场中杀出来的,封侯之后,反而受到了许多局限。

    皇城之中,近些日同样不甚太平,宁辰被废了武侯的封号后,许多往日对其不满的人,一再落井下石,就差把宁辰找出来,扒皮抽筋。

    不过,几位明白真相的人都知道事实是怎么回事,甚至连武侯府,夏明日都没有开口收回,反而暗中派了不少人去保护。

    一些不长眼的臣子,但凡敢说闲话,或者纵容下人和后辈去知命侯府闹事的,轻则罚俸,严重的直接被夏明日以各种理由贬出了皇城,流放边荒之地。

    开始之时,诸多权贵还没看出怎么回事,认为只是巧合,后来才觉得有些不对劲,管好自己嘴的同时,严格约束手下人,千万不要去招惹知命侯府。

    在这之间,长孙一句话都没有说过,真正地远离了朝政,不干涉夏明日任何的决定。

    远在北方的公,侯,对此全然不在意,每一夜,在灯火下认真的讨论着未来的战事,全力为大夏争取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宁辰,血衣侯,静武公已经连续三夜都没有休息,竭尽全力思考布局与对策。

    如今,大夏的情况已糟的不能再遭,而他们要面对的对手,是天下第一智者,和强大的北蒙铁骑,再也容不得半点疏漏。

    两朝交战至今,北蒙军师奇智频出,让人防不胜防,这一次的交锋,他们要尽可能提防任何意外,将双方的战争重新拉回最初始的战术和兵力的比拼上。

    少陵古镇中,一位蓝裙女子静立阵前,秀美的容颜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,夜风拂过,不时轻咳两声,柔弱的样子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若非身后被打的千疮百孔的大夏疆土,谁能想到,这美丽、纤弱的女子就是让天下都害怕的北蒙军师,天下第一智者。

    (ps:不知不觉已经两百章了,两朝战争也要到最巅峰的时刻,烟雨会尽一切努力将这一段写好!)>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随时阅读,。搜狗小说高速首发一品带刀太监,本章节是,地址为//,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