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匪帮之怒

作者:夜云端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御天神皇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一掌没有将之击毙,但阮东升也是奄奄一息,倒在地上,完全没有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苏夜手握青玄剑,当场就要将之斩杀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杀我,我们辽东匪帮不会饶了你的。你知道我们辽东匪帮是什么势力吗?你敢对我动手,你就是找死!”阮东升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个人你不能杀,你担当不起后果!”月长老于背后围观许久,看到苏夜击溃阮东升,同样大惊。选择了阻挠苏夜!

    苏夜竟然以固元境第七重的实力击败了第九重的阮东升。

    什么概念?

    阮东升可是辽东匪帮帮主之子,最顶级的天才,现在却惨败在苏夜一个无名之辈的手中。

    季婉月同样瞳孔一缩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杀了他,今日你必死!”月长老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小子,听到了没,你敢动我,今日必死!”阮东升喝道。

    苏夜的眼神却没有任何敢情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他的忍耐度,可以忍耐很多事情,却唯有几件事情不行。

    其一,叶忧莲,少一根汗毛都不行!

    龙有逆鳞,触之必杀。

    “我的愤怒,你承受不起!”

    苏夜一剑没有留情。

    “你敢,啊!父亲,救我!”阮东升大吼而出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剑直接刺在了阮东升的心脏之处,鲜血横流,阮东升当场毙命,毫无生机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月长老难以相信面前的一切,苏夜真敢下手杀了阮东升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逼人的气息,陡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子,谁敢杀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一道身影当场远处飞奔席卷而来,他感应不到了阮东升的气息,极致的愤怒让的他青筋暴露,直接踏足此地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儿子冰冷的尸体躺在地面上,再看到苏夜手握利剑,眼若寒霜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小子,我要你死啊!”中年男子出离愤怒,一掌就要取了苏夜的性命。

    苏夜浑身一抖,这足足超越命穴境的实力,压的他根本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他急忙起身防御,但这来自于命穴境的一击他究竟能否防得住,他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道道莲花出没,化作壁障,守在了苏夜的面前。将这一击完全抵挡下来。

    “千机府府主?你敢阻挠我!”中年男子未看到人,已知是谁,嘶声咆哮。

    一名打着伞的中年美妇从楼顶飘飘落下,温婉说道:“阮修,云戈城有云戈城的畏惧,超过命穴境的实力,不可擅自动手。还希望你不要破坏规矩,云戈城,毕竟由我们千机府掌管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让我儿子白死了吗?”阮修双目血红。

    月长老背负着手:“阮修,这个小子你可以带出云戈城,到了那时,怎么出手,没人会管!”

    “好,带出云戈城!”阮修舔了舔嘴唇,杀机浓厚。

    “府主,月长老,这个苏公子很可能是带着淬火掌跟我们千机府交易的,不能让他们随便带走啊。”季婉月求情道。

    虽然苏夜是个登徒子,但她对苏夜其实并无恶感,对方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是一个坏人。

    千机府主柳眉蹙起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月长老深吸了口气:“府主,这姓苏的小子说到底也就可能和夜大师认识,无权无势。倒是阮修现在和我们千机府正在合作当中,如果得罪了其,于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十分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千机府主无法否认,苏夜的价值和阮修整个辽东匪帮而言,实在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苏夜观察局势,知晓自己情况十分不妙。

    他十分失望,说道:“千机府,我苏夜本来带着自己自创的淬火掌和一剑闪惊鸿来此,本意是看在季姑娘的面子上打算和贵门好好合作,但你们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千机府主和季婉月无不是一惊。

    苏夜自创的?

    “淬火掌?你自创的?荒谬!难不成,你还说你自己就是夜……”月长老嗤笑道。

    然而话尚未说完,她就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苏夜刚才自称苏夜?

    苏夜,夜大师!

    难不成!

    苏夜并未迟疑:“好好看看这个!”

    高阶法士令,陡然显现。

    看到这法士令时,一众所有人,无不是眼睛一缩,看着法士令几个大字,怔怔入神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夜大师?”千机府主惊骇道。

    季婉月红唇微张,同样惊的眼神骇然,她,她怎么就从未想到,苏夜就是夜大师?

    对,相同的年纪。

    相同的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她早该想到的。

    月长老同样震撼,但很快就道:“府主,事情有蹊跷,这法士令不一定就证明他的身份,万一他是借用的令牌呢?毕竟长辈把令牌给晚辈,让其路途平安也是很正常的。事情得三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证明他就是夜大师!”

    一名老者身影从不远处到来。

    “幻星长老!”

    “幻星长老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来的话,恐怕夜大师和我们千机府的合作就得告终了。”白袍老者摇了摇头,看着苏夜,郑重的道:“我可以作证,他就是夜大师,当日,我也参加了法士大会,你们应当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简单的话落罢,却是让的围观之人,在场的每一个人,都惊骇重重。

    结果已经可以敲定。

    就连阮修都看的张口结舌,这个名不见传的小子就是当日法士大会那个夜大师?

    他愤怒并未减少,而是阴沉的看着千机府主:“千机府主,你要怎么选!”

    千机府主心中为难的为难并未持续太久,片刻后,她当机立断的决定:“这个苏夜,你不能带走!”

    阮修脑袋都仿佛要爆炸了一样:“千机府主,你为了保这个小子,要和我们辽东匪帮决裂吗?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!”已经决裂,千机府主自然没有任何犹豫。

    月长老在旁劝解:“府主,为了这个夜大师,不值得啊。”

    阮修吼道:“好好好,千机府主,还有姓苏的小子,一切,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他手一抓,凭空带着阮东升的尸体,怒火燃烧的离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