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我服了

作者:夜云端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御天神皇最新章节!

    文宁也是牵强的笑道:“没事,苏夜公子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苏夜听此,不再犹豫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话罢,他已经进入了池塘之中。

    文从山勉强起身,被苏夜击败,他很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也无限好奇苏夜进入精炼血池内,可以得到怎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即便苏夜击败文从山,很多人依旧觉得苏夜资质平平。

    毕竟九江镇那种小地方,能出现怎样资质卓越的逸才?

    小地方和大地方,有着悬殊差距,这是常识!

    一入精炼血池,苏夜就感应到了体内血液一紧,发生了剧烈的翻滚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苏夜神色不变。

    精炼血池内的血液,在和他体内的血液彼此呼应。从而以鲜血为引,塑造他体内的肉骨。

    如此塑造之下,可以对他的身体进行千锤百炼。这比一些修炼肉体的武技,还要更为管用。

    这种好地方,他可得好好赖着不走才行。

    苏夜进入其中,闭目养神,安静不动。

    这看的一群人张口结舌,苏夜竟然在精炼血池之中打盹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寻常人进入其中,当即会在这翻滚血液的千锤百炼之下,变得难以支撑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他可以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这些学员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仅仅转眼过去,对苏夜根本没造成,一丝一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苏夜十分享受身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!

    苏夜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,苏夜好似睡着了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,苏夜稍微舒展了下筋骨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会!”

    三个时辰很快,可苏夜现在还于其中无动于衷,很是享受的模样。这根本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普通人进入其中,早已经支撑不住了才对。

    之后,四个时辰。

    苏夜还是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文从山瞳孔猛缩,他的最高记录,才三个半时辰。

    然而,震撼还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因为四个时辰似乎于苏夜而言,仅仅只是开了个小头。之后,五个时辰,六个时辰,十个时辰!

    最终,十二个时辰。

    足足一天,苏夜还在其中,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其实苏夜一开始的想法是觉得差不多就可以了,可是精炼血池实在太有趣了,淬炼的他的身体强度大为提升。

    肉身强度,可是根基的一部分。如果把肉身强度打磨的足够优秀,之后修为进展,便无需再做担心根基问题。

    而精炼血池上,一群人,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形容现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只有神体天资,才可以在精炼血池内待上一天吧!”

    “不,就算神体天资,也做不到……”文从山凝重半晌,随之说道。

    他起初的确是瞧不起苏夜!

    但不代表,他不会对一个人的态度进行改观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夜,已经让他刮目相看,甚至,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神体,一样有极限,可现在,面前这个男子坐在精炼血池之中,仿佛是一个无底洞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极限在哪里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每一个围观者,都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眼前这个妖孽了!

    “他已经破了孙师兄的记录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孙师兄的记录才六个时辰,没办法比吧。”

    六个时辰和一天?

    那根本不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而且看着苏夜的模样,似乎还大有可为的样子。

    文宁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,她起初拉拢苏夜,只是单纯的因为苏夜驯兽师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现在苏夜做到了什么?

    先败自家兄长文从山,再于精炼血池内一待足足一日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再做持续。

    又过了足足半日。

    苏夜还是一点到达极限的意思都没。

    不过苏夜并没有一直赖在其中的意思,眼看差不多,便就如同沐浴结束一般,从这精炼血池内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待得其走出时,很多人都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有种错觉,有种苏夜压根没有极限的错觉。

    甚至现在从精炼血池内走出的苏夜,仍未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极限,只是对方觉得时机差不多了,才从中离开。

    “多谢文宁姑娘了,这精炼血池,的确独一无二。”苏夜恭敬道。

    文宁现在对苏夜的态度,无形之中客气了许多,急忙温婉道:“苏夜公子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,苏夜再和天北学院一众成员,于七玄门内,居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次定居,那些瞧之不起的闲言碎语,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人敢说苏夜等人是乡下出身。

    不少天北学院的长老,对苏夜心怀感激,毕竟如果不是苏夜的话,他们还不知要平白无故遭受多少次冷眼。

    硬要说还有谁对苏夜不满的话,就只有凌东升了。

    至于苏夜,则是在定居下来后,再做修炼。

    此行精炼血池于他而言,最大的收获,并非打磨肉身。

    而是在打磨肉身之后,他起初构思的那门武技,有了创作而出的苗头。经过这几日苦修,这门武技,变得逐渐完善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门武技,法士大会上,也算有了一个底牌。”苏夜喃喃道。

    念头落罢,苏夜起身,感应到了外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开门时,眯了眯眼睛,只看到一人站在自己屋外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之前与他有过一战的文从山。

    这让苏夜皱了皱眉,警惕于面。

    对于文从山,他还真不好做什么,对方身在七玄门,是七玄门门主之子。

    硬了不可,软了也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让苏夜诧异的是,文从山在看着苏夜时,却是出奇的憨笑道:“苏夜兄弟,别误会,上次一战后,我就输的心服口服了。我对你现在可是钦佩的很,没半点其他念想了。”

    苏夜不相信:“从山公子,还是不要和在下开这种玩笑的好。”

    文从山哭笑不得的道:“苏夜公子,我得说什么您才相信我。其实吧,您如果只是单纯的击败我,我还真不见得就那么对你心服口服,我之所以服你,还是因为你在精炼血池内待上那么久!”

    苏夜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文从山,怀疑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从山公子来我这里做什么?”苏夜问道:“不会只是单纯和我说这些的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