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秦凝的诚恳

作者:夜云端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御天神皇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八道波纹,代表苏夜的实力,已经达到了开灵境第八重。

    震撼!

    鸦雀无声!

    检测了一大圈,换了两种方法,服用了两枚化灵丹。

    不少人是想要看看苏夜的笑话,然而却没有想到。越检测,苏夜的实力,反而越强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月灵池是不可能出错的,按说这个小子应当原形毕露。可这小子,怎,怎么到了开灵境第八重?”

    慕容南摸了摸胡须,突感到有趣起来:“还不够明显吗?这个小家伙,在此前,都隐藏着实力。开灵境第八重,才是其真正的实力啊。”

    外院有这种黑马,他同样觉得相当惊骇。

    苏夜慢条斯理的转眸,对视黄天虎:“黄大师,这次检测的是不是还是不太准啊?要不要再多给我几枚化灵丹,我多服用几枚,说不定就把我真实的水准给逼出来了?”

    黄天虎看着月灵池,岂会听不出苏夜话语之中的嘲弄。

    他握紧拳头,火都要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付出了两枚化灵丹,以及各种人情的惨重代价,换来的,却是苏夜那第八重的恐怖境界。

    “你,你隐藏实力?”黄天虎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苏夜背负着手:“黄大师,比赛规定似乎也没说,不能隐藏实力。对吧。”

    我无意暴露,结果你非要逼我?

    黄天虎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苏夜,一场成名,万众瞩目。

    不过,一切还未结束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一道庞然大物重重的落地声。

    “诸位,清扫时,发现了化山猿的尸体。还有这些,都是山林之中受伤未归的学员。”

    于执事和一众方才前去山林整理的内院长老回归。

    化山猿巨大的尸身,就这么安静的平躺在每一个人的视线之中,让的很多人,都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开灵境第九重的化山猿,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谁杀的?

    “苏夜,这头化山猿,是你杀的?”一个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最先想到的,自然是刚才展露出实力的苏夜!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苏夜平静作答。

    全场,只听到‘嘶’的阵阵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下一切明了了,苏夜拥有开灵境第八重的实力,外加化境武技。解决一头化山猿,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。”木长老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事情明了,更让人震撼,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苏夜从容转身:“萧浩然。你,还觉得蹊跷吗?如果有哪里还不明白,大可再推敲推敲如何?”

    萧浩然哑口无言,无话可说,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今日的他,彻底成了一场笑话。

    一股挫败感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此刻的苏夜,平静看着上方的唐莫璃。

    一眼对视,让的唐莫璃娇躯一颤,被苏夜这么看着,她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明明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材。为何,会一跃成为了开灵境第八重的高手?

    苏夜冷冷对视了一眼唐莫璃,是挑衅,是敌意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很糟糕。

    不是刚才发生的这一切所导致。

    而是。林梦竟然没有出现这里,观看他的考核。

    林梦没有见证他今日的一切,让他的心中,显的缺少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苏夜轻轻叹气,转身回到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正是他转身时,秦凝,无意间朝着此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他,究竟在哪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心中念着这两个词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备受瞩目的苏夜,她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正是这多看的一眼,那转身的坚定背影,和她死死记住的背影,相互重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秦凝呆住不动,犹若是被闪电击中了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黄天虎,揭晓一下最终成绩吧。”慕容南道。

    黄天虎心有不甘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第一名,苏夜。”

    毋庸置疑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第二名,叶忧莲!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,萧浩然!”

    “第四名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声音的宣布。

    “前十名者,可破格提拔为内院弟子!”黄天虎说道。

    苏夜和叶忧莲,无疑成为了此次大比,最大的黑马。

    很多人看向苏夜,都怀有不甘和羡慕。不久之前,苏夜甚至于外院,都显的那么不起眼。

    如今却一跃,成为了内院学员,以璀璨杰出的成就,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便在黄天虎宣布过后,那始终一言不发的秦凝,陡然起身。

    这让的慕容南一脸诧异,不禁迎上前去:“秦凝宫主,您……”

    秦凝没有理会,眼中别无旁物。径直,来到了外院学员的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她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落脚定下时,秦凝语出惊人,说道:“你的名字,叫苏夜?”

    她之眼神所指,正是苏夜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苏夜?

    秦凝,在唤苏夜?

    苏夜被秦凝看着,已经是心中惊了一跳,面上依旧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秦凝前辈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秦凝没有着急说话,而是审视,打量,目不转睛的看着苏夜。

    她打量,显的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看看前身,又看看背后。似乎要全方位,把苏夜观察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细细查看,秦凝就越发的觉得,苏夜,和当日那个身影无限吻合。

    但她不确定,因为那时的她,意识萎靡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,可去过千秋峰!”秦凝一展美眸。

    苏夜哪里敢承认,说去过就等同于告诉对方那日的人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他直截了当的道:“秦凝前辈的意思晚辈不明白,千秋山,晚辈很少前去。最近更是没去过了。”

    秦凝柳眉蹙起,表情肃然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是错觉?

    毕竟,那位高人,怎么可能如此年轻。

    “秦凝宫主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慕容南连连上前候着,询问一二。

    秦凝叹了叹气,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她不肯放弃,张嘴说道:“前些时日,我于千秋峰与人交手,曾身受重伤。幸得贵院一位高人出手搭救。我当时记得再清楚不过,此位高人,身有天北学院外院的令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恩人喜好低调,但秦凝,只想报答当日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秦凝的每一句话,都透着无限诚恳,那是一种真的有心报答的热切,却又苦寻不到正主的哀愁。

    她已决定,一天不成,那就十天,十天不成,就百天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