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1章 谁强谁弱

作者:夜云端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御天神皇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叫苏夜和独孤劫都有几分意外。

    独孤劫失笑连连,感触颇深:“好好好,小友,这次你我,是真真正正的平局了。真是年少有为,你这招万剑覆当真了得,老夫这招龙蛇起舞,悟了有三千多年,虽然缺陷甚多,但自认为已经是圣武秘籍,当世罕有。真没想到,也被你拆解了个七零八散!”

    苏夜这次倒是没有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他的万剑覆,和龙蛇起舞,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,那就是平分秋色,谁也没有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对于他而言,赢了就是赢了,输了就是输了,问心无愧即可。

    独孤劫缓缓说道:“这两个回合已过,既然如此,那我就与小友比试一下御剑术,你看如何!”

    “前辈既然想,晚辈自然奉陪到底,别无问题。”苏夜淡淡回应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我都亮招吧!”独孤劫说道。

    言罢之时,其周身的领域陡然间扩散开来,冲破四方。领域之强,保持到了和苏夜相当的剑帝境界。

    “双重领域?前辈剑法高超,苏夜佩服。”苏夜说道。

    这北大陆,却也是人才济济,强者辈出。

    独孤劫竟然拥有着和他一样的双重剑意,一是水,二是土。两者合并,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剑道领域,进入此领域内,好似被绵绵细水包围,行动受缓。

    若利用强悍的力量去解除这绵绵细水的重叠包围,又会感应到一座山般的大地力量镇压而下,叫他束手束脚,难以动身。

    独孤劫将剑道境界压制到剑帝之时,就不再留手。双重剑意,算是给了苏夜一个狠狠的教训。

    “苏夜小友,在我这领域内,滋味可不好受吧。你若不把你的领域张开,想要在我这领域内肆意横行,怕是不易。”独孤劫笑呵呵的道。

    苏夜却是嘴角上扬:“前辈这领域确实了得,既然如此,那也就尝尝我这领域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言罢之时,苏夜的领域同样是瞬息扩散。

    偌大的领域,范围相较压制境界后的独孤劫差不了多少。对比之下,苏夜的领域更加诡异,更加叫独孤劫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也是双重剑意。”独孤劫深吸了口气:“好小子,老夫活了数万年,双重剑意领悟,那全凭机缘巧合,这小子年纪轻轻也领悟了双重剑意。果然是天才,有福源加持在身!”

    他念头刚落,就感受到了来自于苏夜剑意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是风,不过风的剑意奈何不得我,以我水,土,足以抗衡。可是这重剑意什么,从未见识过这种剑意,听都没听说过。莫非是太古时期的罕见剑意,也被这小子领悟了。”独孤劫一瞬间想到了什么,结合到了太古时期。

    苏夜微微一笑:“前辈,我这剑意如何。”

    独孤劫面色有点难看了,他方才用领悟给了苏夜一个下马威,苏夜转头就用领域给了他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相较苏夜这太古时期的罕见剑意,他的剑意就有几分黯然失色了,就好似遇到了王者。那本来可以发挥出的十成威力,现在是五成都发挥不出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苏夜小友,你果然年轻有为。这剑意比拼,我确实输你一筹。不过这个回合,你还尚未取胜。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弱水之剑!”

    独孤劫的剑汹涌而来,好似山河大川,好似江流海洋。

    苏夜的剑意与这弱水之剑触碰刹那,一切竟然都好似沉入了弱水之剑之中。这水不再细腻温柔,不再包容一切,而是变得沉重如山,苍劲有力!

    “竟然将水之剑意理解成如此,这独孤劫对自己两种剑意的领悟,已经是登峰造极。”苏夜暗暗想到。

    水本无形,柔可克刚!

    然而独孤劫另辟蹊径,以弱水姿态,将水的波涛汹涌,波澜壮阔展现而出。水若汹涌,足以毁天灭地!

    这一剑的姿态就是如此,所过之处,所向披靡,镇压一切,淹没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苏夜却是不曾有所波动,只是紧闭眼眸,提剑而起,面无表情的道:”极苍一剑!”

    这极苍一剑刹那间卷过,呼啸而去,所过之处,那弱水尽都是被斩断两半,极苍之劫直击独孤劫。

    “什么,好家伙!”独孤劫惊呼而出,抬起手,水流一卷,以刚化肉,以试图将苏夜的剑抵挡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苏夜的剑,无视一切力量!

    冲冲冲。

    斩!

    独孤劫的剑意被击破,惊的独孤劫退后数步,掌心化力,将苏夜这一剑逐渐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独孤劫长出了口气:“这一回合,是老夫输了!”

    “不,是平局了。”苏夜说道。

    独孤劫一脸茫然:“为何如此之说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将剑意压到和我持平的地步,但实际上,我这门剑意极为罕见,本质要更胜过前辈的剑意。”苏夜说道:“真论剑道理解,我这门极苍一剑,和前辈的弱水之剑实际相当。若非占了剑意罕见的原因,恐怕胜负难料,至少想取胜,绝非容易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输了就是输了,老夫岂能占你便宜。你这剑意罕见那是你得天独厚的本事,老夫输的心服口服。”独孤劫讲道。

    苏夜却是难过心关:“若是如此,前辈这一身修为也是得天独厚,却自降修为于晚辈比试。那晚辈岂不是占了更大便宜,所以我和前辈,只比理解,其他一切外物皆不作数,谁的理解更强,谁就算赢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老夫活了数万年和你比理解,本就是占了大便宜。不过苏夜小友既然如此说,那老夫也就羞愧的当了这个平局!”

    独孤劫嘴上那么说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他活了数万年,什么英才没见过,却唯独苏夜这般的从未见识过。此人刚正不阿,心思正直,简直是剑道奇才,为剑而生。

    修剑者,忠于剑,心如剑。这两者有了,才可以登峰造极,可是能达到这两者,谈何之少!

    “前辈若另有奇招,那就接着出招把。”苏夜说道。

    独孤劫负手而立:“以苏夜小友方才那一剑来看,我另有的几门土之剑意,和水之剑意的招式,恐怕都难以奈何。不过老夫有一门领悟万年的绝学,此一招融合土和水两种混合唯一的御剑术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