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0章 未婚妻的背叛

作者:夜云端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御天神皇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若非这森林之中最强的古妖也就是玄宫境,恐怕这玄机珠早就被其吞噬了。因为玄机珠只是用来给玄宫境的古妖修炼,太暴殄天物了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他都有点佩服这展南山了,这玄机珠那得是被这森林中的古妖当做命根子来保护着的,这家伙还真有能力,愣是被其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展南山惊呼道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护卫也是一脸诧异:“柳姑娘不是只说这玄机珠并无什么特别用处,只是外表美丽而已,最多也只是带一些治愈效果而已。怪不得我们当时去偷的时候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而后偷出来的时候,那些天蛇古妖仿佛发疯了一样,一群人追杀了出来。若非我们带着祖上传下来的几道符箓保命,现在恐怕早就殒命了。”

    展南山有些不太相信,立刻再问道:“北境兄弟,你说这珠子可有治愈人的效果?”

    苏夜看到展南山还不甘心相信柳悦儿是骗了自己,耸了耸肩道:“有没有,展兄弟现在身上也有伤在身,自己尝试一番不就知道了吗。”

    展南山握着玄机珠,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其放在自己受伤的伤口上,想利用这其中灵力为自己疗养,结果,却是半点效果都没起到。甚至这玄机珠妖气充足,还让的他疼的龇牙咧嘴,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护卫也看傻眼了,忍不住喝道:“少主,这柳悦儿分明就是在骗您啊,说什么这玄机珠好偷的很,其实就是让您来送死,把您当苦力用的。而且这玄机珠宝贵的很,您若不知道的情况下,将此宝送到她手里,她是占到了很大便宜,我们这一来二去损失了不知道多少,找谁哭去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悦儿是我未婚妻,我不允许你们这么说她!”展南山现在又岂会猜测不出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屡屡放出讯号,结果柳悦儿半点来救的意思都没,哪怕是到现在也是影子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只是,柳悦儿毕竟是他未婚妻。

    他们相互爱着彼此已经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不相信柳悦儿可以这般害他。

    “回去,我要问个清楚!”展南山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苏夜对这些事情,自然是没有任何插手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对别人家的私事可并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展南山现在离去,苏夜自然也是随同其后,一路离开了这片茂密的森林。

    待得离开这森林之时,苏夜神魂散去,很快就感应到了身在这森林之外的一家人马,这一家人马不出意外,应当就是展南山口中所说的,柳悦儿的柳家了。

    苏夜观察之下,嗤笑而出,这柳悦儿实力比展南山还要强出不少,已经达到了命穴境第七重,而且其麾下还有一个玄宫境的护卫保护。却是半点同展南山一起前往这森林中的意思都没,分明是将展南山当刀使了。

    要是其他人会做出来这种傻事苏夜说什么都不信,但展南山,看起来,还真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待得一行人出来时,柳家的人也很快注意到。

    为首柳家人中的,是一个年龄约莫二十一二,貌美动人,姿色艳丽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女子生的倒是水灵清秀,看到展南山一行人出来时,莞尔一笑:“这个展南山还真的活着出来了,看来玄机珠真让其取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这玄机珠,就凭展南山,他取得出来吗?就算我们得到消息,那天蛇之王刚刚脱皮,还处于极其虚弱的状态,那森林中这么多天蛇护卫,他怎么偷!”一旁的玄宫境老仆人说道。

    柳悦儿嗤笑道:“胡老不了解,我可是了解的很呢。这展南山从小就是直性子,而且倔强的很。只要他答应我,哪怕是山上的星星也必定会为我摘下来,他既然答应帮我取出玄机珠,如果不取出来,他住也得住在这森林之中,除非是他被打个半死,让一群护卫抬出来。这个状态出来,想来是真的将玄机珠偷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展家现在虽说没落,但鼎盛时期还是有不少底蕴的,他们毕竟是炼制符箓出身,一些五花八门的符箓,搭配之下,把那玄机珠偷出来,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    话罢时,苏夜等人已经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柳悦儿假装刚刚注意到,急忙提起裙子上前,惊讶的问道:“南山,可否将那玄机珠取出来了?”

    展南山咬着牙关,柳悦儿竟然上来就直接询问玄机珠,他一身伤势,对方难道看不到吗?

    “悦儿,你为何不关心关心我呢?”展南山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你这不是没什么事儿吗。快说,那玄机珠呢?”柳悦儿一双大眼睛眨呀眨,饱含期待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我没有取出来玄机珠呢?”展南山说道。

    柳悦儿柳眉蹙起,语气都冰冷了很多:“你没取出来?没取出来你出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她了解展南山的,展南山没取出来绝不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展南山看到柳悦儿如此语气,沉声道:“如果没有取出来,难不成我还要死在里面吗?悦儿,你说这玄机珠容易偷的很,结果呢?众多妖兽护卫,我费劲波折,方才从中逃了出来。你问我这些话之前,不先问问你自己吗。”

    柳悦儿被展南山质问,面不红心不跳,语气硬邦邦的道:“展南山,你和我说这些毫无意义,我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,见不到玄机珠,我是绝不会嫁给你的。如果你连取到玄机珠的能力都没有,凭什么娶我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都比不过一个玄机珠?”展南山怒声喊了出来:“你和我这么多年,难道就因为这一个玄机珠!”

    “展南山,我和你多年什么了?我只是未婚妻,还没有嫁给你。你要搞清楚!”柳悦儿讽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悦儿,何必和其那么多废话,这个小子连取出玄机珠的能力都没有,对你而言似乎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吧。既然如此,就没必要和其再浪费什么时间了,反正你再过半年,也就要嫁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柳家中,一个青年男子慢条斯理的站了出来,笑呵呵的说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