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章 化名叶铭

作者:夜云端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御天神皇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眼看去,便可以看得出这孤长老是和和善之人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是奇怪的事情,沈又风本身就不是一个严苛之人,物以类聚,能够和其做朋友,便不难判断孤长老的性格也不会比沈又风差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孤长老现在一脸诧异,环顾四周,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苏夜连忙上前:“孤长老,晚辈经沈大人介绍,前来此地找您。”

    苏夜将法士令逐渐收了回来,心中有些警惕不已。

    眼下来看,他最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,因为法士令上有着他的名字,苏夜二字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人呢仔细观察的话,他的身份便就暴露了。不过好在这些人只看这法士令确实和他足够契合,并未有假,所以没注意法士令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方才也确实是逼不得已,才把这法士令暴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跟这些护卫一说岂不就可以了,怎么会闹成如此模样?”孤长老看了一眼苏夜手中的法士令,倒也并未猜疑什么。

    苏夜如此年轻,就达到了高阶法士的水准,想见他再轻易不过,没必要假借沈又风的名头。而且知道自己和沈又风认识的人不多,能这么说,多半确实是由沈又风介绍的。

    苏夜听到孤长老这么问,便是没有多做客气,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孤长老表情一沉,转头看向韩庭。

    “韩庭,要见我的人你也敢拦!”孤长老怒容展露。

    韩庭看到孤长老来到,确实有些尴尬,不过其显然也不害怕孤长老,咧了咧嘴,阴沉的说道:“孤长老,我只是不想让什么上不了台面的货色都进入我们法师宫内,替你提前筛选筛选而已,现在来看,这小子倒也上得了台面。哼,我就先撤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孤长老气的青筋暴露,却也没办法阻拦。

    他抬手而起,轻轻一点,将方才韩庭撕碎的这些书信纸张取出一些。看了一下字迹,发现确实是沈又风的字迹无疑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确实是由沈兄介绍而来的,刚才让小友受委屈了。这韩庭与我有些过节,于此刁难于你,也算我的责任。”孤长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夜听此,恍然明悟,原来是这么回事:“此事不怪孤长老!”

    孤长老听此,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进去说吧!”

    苏夜见此,自然是紧随孤长老身后,随同其进入了法师宫之中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一座阁楼之中,过去时,不少人都纷纷对着孤长老恭敬拜见,不难判断对方的威望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孤长老一路把苏夜领到了阁楼之中,方才缓缓坐下:“小友坐吧。”

    苏夜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坐下时,分别有婢女上前端茶倒水,招待很是周全。

    孤长老品味着杯中茶水,不急不躁的道:“小友不知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,叶铭!”苏夜现在自是学聪明了很多,出门在外,直接用化名即可。

    这叶铭,是他随便想到的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且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,他连自己肩膀上这头猪飞快,都给藏到了怀里,为此猪飞快还不满意了好段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天北学院为了追杀自己,自己身上的一些身份特征,天北学院都是十分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是叶铭小友,我和沈兄的话,已经是来关系了。既然你是沈兄介绍的,有什么话尽管说,在这法师宫内,老夫也不把你当外人,有要求尽管提便是!”孤长老笑呵呵的道。

    苏夜听此,自然也不会拖泥带水:“孤长老也看到了晚辈方才拿出的高阶法士令了。是这样的,晚辈打算来到法师宫内,想办法突破现在的位置,晋级到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孤长老听此,颇为意外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一些婢女也是眼睛闪烁过疑色,虽然看不到苏夜的模样,不过不难判断,苏夜是一个非常年轻之人,如此年龄,竟然要突破到法师?

    孤长老抚摸着胡须:“叶铭小友,这法师可不是那么好晋级的,我虽然是沈兄的朋友,不过最多只是帮你谋取一些便利而已,真正能否突破晋级到法师的位置,全得看你自己。如果说要让我给你开后门,我恐怕就只能说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“孤长老放心,晚辈既然来此,对于晋级法师,就还是有一些自信的。”苏夜说道。

    孤长老却是摇了摇头,这苏夜口气如此之大,晋级法师谈何容易,又有多少人,会在此事上保证十拿九稳?

    恐怕没有多少高阶法士有此自信,除非其真正的水准已经远超低阶法师级别,方才敢有此底气说出口。

    他现在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,苏夜既然是被沈又风介绍而来,恐怕真的是想借此谋取一些后门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也是颇为无奈,沈又风的面子他不能不给,只是这谋取后门又不太现实,不符合他的风格,他只能道:“叶铭小友既然这么有自信,便就随便施展一手,老夫过过目,开开眼吧。”

    苏夜已经从孤长老的语气中品出了几分不悦,他知道孤长老为何如此,也并未当回事,微微笑了笑,就立刻提剑而起,瞄准前方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,乃晚辈自创,名叫,一剑问生死!只不过……”苏夜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这阁楼周边布满禁制,想要破坏并非那么容易的。你大可全力施展,老夫自有分寸。”孤长老说道。

    话罢时,苏夜陡然一剑狠狠的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刹那而去,只是瞬间,一道剑芒激射而去,直奔周边墙壁。

    这速度快若闪电,周边的几个婢女看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,只发现整个桌子上的杯中之物,似乎隐隐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即那剑芒就已经打在了阁楼墙壁上,制造出了一道轰鸣之声。

    然后,墙壁陡然被撕裂开来一道巨大的痕迹,那保护墙壁的禁制,也是当场被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苏夜并未留手,一剑而去,威力彪到了极致!

    孤长老什么眼光,岂会看不出苏夜这一剑的强悍所在,其本来还镇定自若。此刻却是猛的站起身来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苏夜所打出的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孤长老态度大变,哈哈大笑起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